您所在位置:首页 >> 涉农信息 >> 农业要闻

东鸽展翅南山飞——解剖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走进东鸽生态园

2018-06-26 作者:

  2023年也就是5年后的某一天,记者李伟洪、常学文、陈彦下班后分别步入超市或者菜市场,筹谋他们晚餐的菜品。面对琳琅满目的肉品,他们中至少会有两个人直接绕过牛、羊、猪、鸡、鸭、鹅的摊位,直奔乳鸽。或碳烧、或爆炒、或煲汤,美味的乳鸽在他们的家中,已经成为常规的美食。

  6月15日,农村部记者前往位于船营区欢喜乡铜匠村的东鸽生态园进行集体采访,为这里蓬勃的发展生气深深折服。尤为惊讶的是,生态园总经理李振吉骄傲而大胆地预测了上述场景。

  骄傲,源于事业上的成功。

  作为农业产业化市级重点龙头企业,东鸽每年向我市市场供应商品乳鸽30多万只。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业内人士会告诉你,这是全市乳鸽市场2/3的份额。“作为全省规模最大的肉鸽养殖基地,这是一个应当有的市场体量。”李振吉介绍说,“基地现有种鸽3万多对,每年向养殖户提供种鸽2万多对,年供应鸽蛋6万多枚,市场一直供不应求。”

  大胆,源于准确的判断力。

  对于自己的判断力,李振吉有着超乎寻常的自信。当年那个市二十三中毕业的少年,如今已在商场之中拼搏34年,对人生中所作出的三个成功决定,每每提起都会有那么一点“沾沾自喜”。

  “民以食为天,食以鱼为鲜。”正是怀着这种原始而朴素的认识,1984年始,一个人一辆摩托车,从丰满旺起到市内各处,李振吉开始了他14年的贩鱼生涯。直到1998年,此时的他走南闯北,从南方一车皮又一车皮源源不断地运回各类淡水鱼,在东市场批发,占据了全市90%的市场份额。

  有那么一段时间,“强壮中国人”的呼声甚为响亮。这呼声在给他带来振奋的同时,也让他敏锐地捕捉到新的商机。在改革开放的潮流中四处奔行,他结识不少南方朋友,很多人表达高规格款待的方式出人意料地雷同:“来只鸽子,补一补。”1998年,李振吉改行,在温德桥附近建立吉兴鸽场。在他的商业计划中,是可以给更多的东北人“补一补”。2011年,他再进一步,承包下一片荒芜的铜匠南山,建起东鸽生态园。

  时隔7年之后,我们一起站在铜匠南山之上,看到的是东鸽再起——生态园区10万平方米,总投资3000万元,建有深水鱼塘,可供休闲垂钓,种有各类果树和有机蔬菜,可供休闲采摘,养有黑毛猪、溜达鸡……在市内开设两家东鸽一品乳鸽连锁餐厅,各类菜品由园区供应。“鸽下粮”用来喂鱼、猪、鸡,鸽粪用作果树、蔬菜的天然肥料,乳鸽成为餐厅的主打菜品,俨然就是一条以鸽为线的循环经济链,一二三产实现融合发展。如今,东鸽生态园已成为许多市民休闲旅游的目的地,年接待游客近2万人次。

  绿色种养,是东鸽快速起飞的最大引擎。

  鸽子是一种比较娇气的禽鸟,养鸽之道事实上就是一条绿色之道:乳鸽生长周期为28天,全靠种鸽嘴对嘴喂乳长成。原粮是鸽子的最爱,豌豆、高粱、稻谷、小麦、玉米合理配比,保证营养齐全;科学配制的保健砂,可以为鸽子全面提供身体所需的各种微量元素、维生素。

  进入鸽舍参观,悠扬舒缓的音乐悄悄渗入耳底。

  那一对对可爱的乳鸽,正静静长大。

  “绿”,在膨胀。

  山上的林间草地,割草机在加紧作业。“最省时省力省钱的方式是使用除草剂,一年两遍就行了,最多5个工,整体花销不会超过2000元。但我们从来没用过,园区自建成那天起坚持人工除草,一年6遍,每遍30个工,算上油钱、机器损耗,整体花销3万元都挡不住。”李振吉说,“不使用农药,才能从根本上保证果品是绿色的。”

  据了解,生态园中果树尚未进入旺果期,去年出产各类果品5万余斤,今年可达7万多斤,2019年则有望突破10万斤。

  如果说绿色种养是东鸽有意识的身体力行,是一种“笨”的认识,那么对于文化的积累则是李振吉多方的“借”——向典籍借、向专家借、向生活借,从而成就一个无形平台助东鸽起飞。

  有关乳鸽,自认“学问比较小”的李振吉能向我们侃侃谈起《本草纲目》:鸽肉,咸、平、无毒;解药毒,治恶疮、疥癣、白癜风等。讲起乌鸡白凤丸,他眉飞色舞地说其中的白凤就是白鸽,并能演绎出一串让人脑洞大开的解释。“一鸽胜九鸡”,则是他常向人推介的一种营养认识,绝不单纯是理论的,他会说起东鸽与产院的合作,说起专家向产妇的推荐,绘声绘色……有关果树,东鸽外聘有果树专家,技术上专家打理,知识上他则偷偷学了很多。我们眼中的“奇花异草”,在他的眼中便是司空见惯了。

  对于东鸽的采访,我们是怀了解剖一个成功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思想而来,每人心里都揣了一把手术刀。东鸽的前瞻思维、质量意识、诚信体系,像一盏又一盏灯,在我们眼前持续亮起,最终定格于“新时代”。

  “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十九大报告绝非随便说说,所以便有了我们国家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李振吉对“新时代”充满感激,“东鸽的快速成长,离不开国家政策的支持。”

  据了解,在养殖过程中,每只种鸽每年要接种两次疫苗,生态园每年要支付的这项费用在5万元左右;每出栏一只乳鸽,检疫费用为0.5元,生态园每年要支付的这项费用在15万元左右。2016年后,相关部门免去了检疫费用,还免费送来了疫苗。仅此两项,生态园每年纯收入增加20多万元。

  为了方便进入生态园,前几年,李振吉投资近百万元,修建了连接主干道的数百米水泥路,并且在铜匠河上架起一座桥。不过从整体交通来看,仍略显不畅。这一切将会在今年秋天吉长南线通车后彻底改观,因为南线出口距生态园只有短短的700米。李振吉把这皆当作了新时代的眷顾。

  展望未来,李振吉信心满满。

  “只要人们对美好幸福生活的追求不变,鸽子的市场肯定会越来越大。目前,对鸽子的食用还停留在饭店之中,但我相信,它们将来一定会走入超市,走进菜市场,这是一个趋势。”李振吉说,这个过程时间不会太长,最多5年吧。文首的判断即从此来。

  年内扩展种鸽1万对,带动当地养殖户30户;扩建绿色果蔬培育基地1万平方米;与相关高校合作建设绿色玉米种植试验基地……东鸽的发展蓝图顺理成章地建立在过去的成就之上——上百家农户在东鸽的带动下养鸽致富,当地近百人在园区就业,平均月薪高达4000元……

  未来可期,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东鸽又将会给吉林农业带来怎样的惊喜?

  拭目以待!

上一篇:

下一篇: 河北省夏粮收购全面展开 启动小麦托市收购可能性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