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涉农信息 >> 农业要闻

让中国人参走向世界——记长春中医药大学人参产业关键技术研究及大健康产业开发科技创新团队

2018-06-21 作者:

  2000多年前,我国现存最早的中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将人参列为上品;

  200多年前,乾隆皇帝御书《咏人参》:“性温生处喜偏寒,一穗垂如天竺丹。”

  中医药文化的峰回路转中,总有一些东西贯穿岁月,世代相承。

  在雄伟绮丽的长白山脉下,一群吉林人以赤诚、热血与执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攻坚克难,拼搏创新,以古籍医书为依据,以现代科学为方法,解决了制约产业发展的共性科学问题,构建多种人参功效成分发现等关键技术,形成人参产业集聚区,拉动吉林省人参产业达到千亿水平。

  怀揣初心——他们是吉林力量的担当

  在团队创始人赵大庆教授看来,这些成绩不是脑洞大开,也不是靠“拿来主义”,凭的是“为吉林省经济发展做点事”的责任与担当。

  20年前,一组调研数据显示,全国中医药贸易值还不到总贸易值的5%。要知道,我国人参的栽培面积和产量均居世界首位,吉林省又是人参的主产地。但因国内对人参的加工过于简单,产品种类太少,附加值低,产值还抵不上韩国。

  如何将人参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成了迫在眉睫需要攻破的难题。2003年,时任中国科学院长春应化所所长助理的研究员赵大庆临危受命,组建了一支由中医药、分子生物学、生物医学等多学科专家组成的科研团队,开始向人参传统功效、产业化关键技术及产品开发领域发起攻关。

  从此,赵大庆带领团队“拼”字当头,15年如一日,没有寒暑假,没有年节,他们深入山林,走进工厂,昼夜不分,连做梦都是搞科研的事儿。

  团队合作迸发力量。这支队伍牵头完成了人工种植人参进入新资源食品的基础与应用研究并获得国家批准,推动人工种植人参获国家批准进入新资源食品,使吉林省人参总产值从2012年的90多亿元,发展到2017年的600亿元。参与了13项人参国家标准制订,研制出8种以人参为基源的创新药物,建立了蜜制、速溶、生物转化等系列新技术工艺,研发人参食品、保健食品20多种,开发系列化妆品96种,其中10项已成功转化。

  在这支团队里,没有空谈者,只有实干家。年近八旬的王玉教授至今依然耕耘于中医配方研制;出国留学的团队成员学成归来,纷纷投入人参科研事业;任何一项成就只能高兴10秒,因为还有很多未竟的事业。

  坚持创“心”——他们是创新发展的先锋

  一直以来,人们对人参的理解仅停留在是个好东西,但到底好在哪儿?

  团队通过现代生物学技术手段对人参各种成分进行浓缩分离,再进行功能试验,通过生物模型、动物及人体试验的生物指标数据变化,诠释了人参如何大补元气、抗疲劳快速恢复体力、提高免疫力杀伤癌细胞。这一系列研究成果标志着我国在人参领域的研究已进入世界先进水平。

  随着对人参成分研究的进一步深入,团队有了重大发现:通过率先开展人参转录组学和蛋白质组学研究,为人参活性成分积累及功效机制研究提供实验依据;建立了符合国际标准的药用功效模型,发现人参蛋白、寡糖等多种功效成分及其缓解体疲劳、增强免疫力等功效机制,并建立其大规模制备工艺,研发功效食品、保健食品20余种。这是现代生物学对2000多年前《神农本草经》中记载的人参功效的有力诠释。

  人参产业领域一直没有显微鉴别技术,导致人参价格混乱,亟须非人为的鉴定方式。“我们从十几年前就开始做野山参、林下参和人工种植人参的比较研究,现在一些关键性技术已经突破,正在做大样本。”赵大庆说,这三者的比较结果,将对未来人参产业产生重大深远影响。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国家倡导生态环境保护,吉林省已经两年没有提供用于阀林栽参的林地,如何改变人参种植方式,将阀林栽参改为农田栽参?团队通过攻破土壤改良、红锈病发病机理、生物防治等关键技术问题,现已基本建立了农田栽参的技术服务体系。

  抱定决心——他们要让中国人参走向世界

  生活中,有服用人参后出现流鼻血、嗓子痛等上火现象,所以人们即使认可人参的好处也不敢随便食用。

  团队通过200余例人体实验,结合中西医临床指标,揭示人参使人“上火”是人参挥发油在起作用,经过探讨其物质基础及机制,团队研发了“不上火”人参饮品,目前已经量产,实现了让更多人安心食用人参的目的。

  赵大庆儿时目睹洗参女工的经历,也终于在几十年后找到了人参惠及百姓的新路径:建立美容功效细胞及3D皮肤模型,筛选出人参护肤活性成分并阐述其机制,建立公斤级生产工艺,开发美白和抗衰老等系列化妆品96种。

  从落后到先进,从迷茫到坚定,团队一路披荆斩棘,开创了一片广阔天地。团队承担国家及省重大科研项目36项,累计经费近1.6亿,获省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8项,三等奖4项,省青年科技奖1项;发表核心以上论文200余篇,SCI、EI检索48篇,获得授权专利11项。

  “这些年来,团队最大的收获是摸索出了一条服务于产业、服务于企业的行之有效的办法。上到顶层设计,下到产品细节,每个环节都需要走在行业和企业的前面,这才是合格的科研团队。”赵大庆感慨道。

  “我们做到底是为了落地,做到顶天也是为了落地。打造世界第一人参研发团队,开发出代表中国人参的标志性产品,服务国人,服务全球,这是我毕生的梦想与追求!”迎着新时代的曙光,赵大庆带领团队奔驰在人参科研之路上。

上一篇:

下一篇: 咸鸭蛋变身脱贫“金蛋”